uc书盟,uu书盟 > 一念永恒 > 第1180章 器灵出手

第1180章 器灵出手

    在这时间的流逝中,白小纯进入到了一种近乎疯狂的状态里,似乎他的生活,每天就只有不断地闯关,修炼以及研究二十三色火。

    甚至都很少回邪皇城,他几乎将绝大多数的时间,都放在了残扇上,在这不断地修炼下,在这每闯过一关的收获中,他的修为不说与日俱增,也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他的关卡,也从之前的九十一关不断地推进,虽说缓慢,虽说艰难,可终究还是在白小纯的不懈努力以及其惊人的肉身恢复中,渐渐到了九十六关、九十七关、九十八关……

    直至,在又过去了数月后,白小纯终于将那第九十八关闯过,进入到了……第九十九关!!

    之前的关卡,小器灵没有出现过,可越是往后,白小纯就越是警惕,因为他知道,这最后的两关里,必然有一天会遇到小器灵的干扰。

    在白小纯判断,应该是最终的第一百关,可实际上当白小纯进入第九十九关的瞬间,那原本因摄取了主宰手臂,化作了整个残扇光芒,从而疲惫极致,陷入深度沉睡的小器灵,突然惊醒。

    “九十九关!”小器灵猛地睁开眼睛,它在沉睡前,在第九十九关内留下了一个缺口,一旦有人闯入,它就会被强行苏醒。

    原本他是不需要这么做的,毕竟沉睡对于它而言,也是一种恢复,尤其是它之前消耗很大,此刻沉睡对它来说意义不小,可它对于白小纯的痛恨,使得它宁可提前苏醒,也要布置这么一个缺口。

    “白小纯,这将是你家器灵爷爷对你的最后一次阻止,如果这一次你还是过了……你家器灵爷爷就听天由命了。”小器灵深吸口气,语气有些悲哀,实在是他对于这一次的干扰,从心底深处就没有太大的把握,毕竟它太多次认为十拿九稳的时候,白小纯那里都会让它知道,什么叫做意想不到,什么叫做无耻,什么叫做……作弊!

    以至于到了此刻,小器灵这里已经都开始信命了,它叹了口气,一晃之下,就消失在了残扇上,出现时,到了这第九十九关。

    此关……与之前所有关卡都不一样,这一关居然是一处巨大的宫殿,这宫殿漂浮在天空上,浩瀚无边,能看到远处的正殿,似足有小半个圣皇朝那么大,依稀间,还能隐隐看到那里有一座巨大的雕像!

    这雕像,赫然是一个中年男子,穿着道袍,遥望远方,哪怕只是雕像,可散发出的气息,远远超越太古,给人一种好似与整个星空同在的错觉。

    白小纯呼吸一窒,那雕像,他只是看一眼,就觉得整个人心神震颤,好似承受了极大的压力,这压力让他喘不过气,甚至就连修为,也都在这雕像的威压下,开始不稳。

    而在这雕像的眉心处,凹陷下去的地方,那里有一张巨大的座椅,此刻在那座椅上,似乎坐着一个修士,距离太远,看不清晰,而此地又对神识禁锢。

    白小纯哪怕用了全力,也都看不清晰,但他能感受到,坐在雕像眉心之人,必然是主宰,极有可能……就是这残扇的创造者,那位明悟了生死道源的巅峰存在。

    因为只有坐在那里,才可以俯视整个宫殿群,如同是坐在了至高无上之地。

    可就在白小纯这里被那雕像以及其眉心所坐身影震慑的瞬间,他所在宫殿广场上,于其身后,突然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用再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主宰大人的雕像,而雕像的眉心处,正是主宰大人的一丝余留至今的投影,他在观望你!”

    “作为悠久岁月中,第一个走到这一关的人,哪怕你不是仙界血脉,可只要是在我们这永恒大界出生的生命,都可获得传承与认可。”

    “前提……是你可以通过这最后的两关!”随着话语的回荡,白小纯呼吸猛地停顿,没有半点迟疑蓦然转身时,立刻就看到了不知在什么时候,出现在自己身后百丈外的……一个中年男子!

    这中年男子衣着朴素,看起来平淡无奇,可他站在那里,却好似与整个世界融合,哪怕背着手,可他的身上,好似存在了一个黑洞,能将八方的一切气息,都吸撤过来。

    “林某并非强者,只是太古而已,如今出现在这里的,也并非真体,只是分身罢了,离不开这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闯关之人,只要你在我的手中,能承受一拳不死,则……算你通过这一关!”中年男子说到这里,根本就不问白小纯同意与否,直接走出一步,右手抬起,向着白小纯隔着百丈,直接一拳袭来!

    这一拳的轰出,整个99关的世界蓦然变化压抑无比,一股超越了天尊的太古气息,更是从其身上滔天爆发,形成的一股波动,好似要碾压一切生命,甚至撕裂了虚无,形成了一股浩瀚的风暴,向着白小纯这里就吞噬而来。

    “太古!”白小纯倒吸口气,他怎么也没想到,这一关,居然是让自己在太古手中,承受一拳不死!

    此刻他来不及的多想,甚至都没时间去思索太多,来自那中年男子的威压,化作了让白小纯几乎魂飞魄散的生死危机,他本能的肉身之力全面爆发,防护达到了极致的同时,他的双手掐诀,修为更是立刻攀升到了巅峰。

    瞬间,白小纯四周一块块巨石幻化,人山诀直接成型,化作巨大的石人,没有结束,随后是云雷人祖变,轰轰之声回荡间,白小纯的身躯直接爆发开来,可时间短暂,他也只是能做到这些,来自中年男子的那一拳形成的风暴,已经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这一拳势如破竹,带着碾压与毁灭一切的气势,在靠近白小纯十丈时,白小纯全身轰鸣,人山诀竟首先承受不住,直接爆开,化作无数碎石四溅时,云雷人祖的身躯,同样没有坚持太久,在那一拳掀起的风暴,距离白小纯这里八丈时,骤然崩溃!

    但在这个过程中,白小纯嘴角溢出鲜血,双手已然抬起,出手就是长生灯!

    瞬间他的四周就出现了无数的长生灯,甚至白小纯的身体,也直接就化作了长生灯,哪怕这整个天地,也都这般!

    可还是在那一拳下,如螳臂当车,在其距离白小纯只有五丈时,所有的长生灯,全部撕裂崩溃,白小纯的身体,也仿佛是被狠狠的撞击,鲜血喷出的同时,他的双目赤红,身体倒退一步,北脉大剑被他直接取出,向着那来临的一拳,直接咆哮斩下!

    轰轰之声震天而起,只是那无往不利的北脉大剑,这一次还没等完全碰触中年男子这一拳,只是接近到了一丈的距离,就再也无法承受,被一股无法形容的反震之力,在爆发中,反噬白小纯全身。

    白小纯身体狂震,鲜血大口喷出的同时,北脉大剑再无法掌控,脱手而飞,这一切电光石火间发生,仿佛变生肘腋令人目不暇接,瞬息……在北脉大剑被震飞后,那一拳形成的风暴,好似吞噬一切的漩涡,直接就轰在了白小纯身上。

    几乎在这风暴降临的刹那,一道乌光闪耀,龟纹锅蓦然出现,阻挡在白小纯身前,轰鸣之声滔天回荡,仿佛整个世界都要崩溃爆开,白小纯只觉得一股难以形容的惊天之力,似要撕裂自己的身躯与一切修为,他的肉身恢复在这一刻甚至都超出极限的爆发,不断地阻挡,不断地恢复,不断地喷出鲜血中,白小纯的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,直接被抛出老远。

    他的五脏六腑都要崩溃,哪怕有龟纹锅抵抗,也依旧全身骨头碎裂了大半,整个人轰的一声落在地面上时,白小纯眼前发黑,好似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圈!若非恢复之力惊人,怕是此刻他已形神俱灭,但无论如何,他依旧算是成功的扛下了这中年男子的一拳!

    而龟纹锅,也在阻挡了这一拳后,重新化作乌光,消失在了白小纯体内,短时间再无法召唤出来。

    白小纯大口大口喘着粗气,勉强挣扎起来,看向那中年男子时,这中年男子一样望着白小纯,慢慢收回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你通……”中年男子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,刚说到这里,忽然目中露出一抹茫然,白小纯看到这里,内心猛地狂跳,一股不好的预感浮现脑海的瞬间,中年男子的声音,改变了语气,更是变了说辞,回荡四方。

    “闯关之人,只要你在我的手中,能承受一拳不死,则……算你通过这一关!”说着,这中年男子,居然再次握拳!

    “器灵,你出来我要打死你!!”白小纯惨然怒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