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89章 原谅

    “说的倒是轻巧”犀的声音分毫不让,“不过真遗憾,工会骑士的话我可是一句都不打算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骑士,我们是暗影猎人,想从我们身上掏出情报的话,大可以用你们习惯的方式解决。”森罗嗜血地舔了舔嘴唇。前时灰熊众人短暂的搏命反抗,将绿甲猎人胸中的战斗欲望撩拨了起来,却没能彻底浇灭。眼下的森罗正渴望一场战斗,无论是和怪物还是和人类。

    被两个凶神恶煞的强者挡在舷梯前,这个样子完全无法好好交流。老骑士尽量不看地上瘫软着的一众灰熊的偷猎者,在暗影猎人们面前晃了晃十指,缓缓地从腰间抽出一发银色的信号弹。信号轻轻拉动,白色的烟柱冲天而起,银色小船的了命令,侧舷的武器舱中响起一阵机括运转的声音,银亮的弩锋和黑洞洞的炮口徐徐撤回到舱室里面。

    “满意了吧”老骑士高声说道。偷猎者围绕的环境下,老骑士背靠的骑士团飞艇是他唯一的依仗。看见对方三言两语间就主动解除了防御,饶是森罗也脸色一变,不禁“咦”了一声:“你在搞什么鬼,戏弄我们吗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,我只需要你们提供些情报。”来人作势就要前行,船顶的莉娜却比他还快,一颗弩弹抢在抬脚前倏地射出,在老骑士的面前的地上绽成一朵土花,生生止住了他的下一步动作。骑士一缩身,下意识地往枪声起处望去,紫衣猎人朝着哈德做了一个粗鄙的手势,弩口还冒着袅袅的轻烟。

    “这艘飞艇上乘着的都是我们逆鳞的队员,不管你要找的是谁,他都不在船上。”犀不耐烦地说道,他踢了一脚旁边仍在挣扎的灰熊猎人的屁股,“要么带着你的船离开,留我们自己来处理这片摊子;要么就回到各自的船里,让逆鳞和工会的猎船真刀实枪地干一架”

    “是你”不等银甲猎人说完,背后的甲板处却传出一个年轻的声音。封尘扒在侧舷的栏杆上,只是一望,便失声叫了出来:“你怎么来了”

    老骑士循着声音将视线投射过去,拧起的眉毛悄然舒张开,他丢掉还冒着烟气的信号弹,把手臂高高地挥起来:“尘小子我就知道你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你”封尘无意识地重复了一遍,年轻人的脑中“轰”地一响,面色却如变天般突然狰狞起来。不等周遭的人反应,他回手抽出腰间的工具小刀,脚下后退半步,怒吼一声,手如挥鞭般狠狠掷了出去。刀锋带着破空的尖啸,如箭矢般凌厉地射出,携着森然的杀意迎向老骑士的胸口。

    攻击来得突然,骑士不得不扭身闪避。只怪剥皮小刀对于投掷物来说太过臃肿,飞行了十几米就失去了速度,越过几个灰熊的偷猎者,当啷一声有惊无险地坠在老骑士的面前,未竟寸功。

    “尘小子”低头看了一眼躺在脚前的工具小刀,又瞧见甲板之上封尘满溢着怒火的双眸,哈德的胸中一阵酸楚,只觉得喉咙中被灌进了一股猎场的风,又像是给胶水凝住了舌头,再难吐出一个字来。

    “你认得这个家伙”白夜从船头的指挥台处赶过来,赶忙一把抓住年轻人的手臂。事关队伍的安全,不论两人如今是怎样的重逢,逆鳞的队长都该问个清楚才是。

    “他叫哈德,是我同乡的长辈。我们的事说来话长。”封尘竭力压抑着心中的火焰。龙语者猎装下的手臂在突突地鼓胀着,不知是方才的投掷用力过猛,还是激动所致。

    “也是原住民”白夜意味深长地望了一眼船下的老猎人,“这就有意思了,被原住民戴上了那样的徽章,可真是讽刺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论是谁,一旦戴上那个十字,都只会变成同一个模样。”年轻猎人的牙齿咯咯地摩擦着,他圆睁着眼睛,似乎只要一眨,那片火场就会在自己的面前重新燃烧起来。老猎人的这张脸如同封尘心中某段回忆的触发器,只是远远地瞥过,过往的种种就争先恐后地灌进他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“等等,封尘”见到船顶的龙语者决绝地转身离开侧舷,哈德不管不顾地大声叫起来,“别走,我是来找你的”

    老猎人屏息等了数秒,才再次见到了封尘的面容。年轻猎人双目如钩,口中分毫未动,声音却从哈德的颅腔中突兀地响起来:“骑士团想要抓我的话,不是该找个人更多的地方下手吗”

    “你们来错了地方这里是翡翠之塔,方圆上百公里内都无人居住,骑士团怕是没有什么发挥的余地。”年轻人的语调并不愤怒,而是带着讽意和浓浓的失望,“下一次吧,下次你们有行动的时候,麻烦提前通知我一声,我替你们选个绝妙的猎场。你们觉得斯卡莱特的王城怎么样金羽城呢或者果然还是洛克拉克吧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附带损伤,骑士团永远是奉公行事,无论把多少人处决在审判之前,或者在战斗中波及到多少平民,你们一概不需要承担责任。反正只要像往常一样,把罪名丢到我的头上就行了”最后几个字,年轻人突然提高了音调,震得哈德的颅腔一阵生疼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”在旁人看来简单几秒的对视过后,老猎人突然一字一句地大声呼喊起来,“尘小子你听清楚,那不是我的主意读到委托报告的时候,我才清楚雷文把猎场清空到了什么程度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”这一次,封尘没有用龙腔,而是扯开嗓子厉声叫了起来,不过与其说是在质问,此刻的年轻人更像是在讽刺,“这一次你又不知道”

    见到封尘的脚跟轻轻碰了一下,白夜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。龙语者膝盖微躬,脚下霎时间溅起一连串火花。年轻人随着爆炸的声音骤然腾跃而起,越过甲板的护栏,迎着哈德的位置落去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”白夜放下掩着头脸的双手,回过神来时面前的封尘已经无影无踪了。年轻人果然动用了飞人猎具,甲板上站过的位置此刻只留下了两道焦黑的灼痕。

    骤然从几十米高的飞艇上落下,封尘的脚后连连爆鸣了几声才卸去力道。数年的逃亡生涯,这套猎装早已被年轻人用得如臂使指,落地后片刻未停,一声炸响,大步朝着老哈德的位置冲锋过去。

    偷猎者中多的是没见过飞人的威能,看见年轻的暗影猎人声势浩大的一记飞跃,灰熊猎团中还有意识的皆是低低地惊呼了一声。不意被守在一旁的犀看得真切,用锤柄给每人的后脑赏了一记重击。场上顷刻间安静下去,纵使有漏网之鱼,还醒着的也都维持着原来的姿势,趴在地上装死不动。

    “尘”

    火力全开的飞人速度快得令人叫绝,哈德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,就感觉到胸口被一双手死死抵住。一股莫大的推力带着自己向后疾速腾跃,老猎人双脚甚至短暂地滞空了数秒,才踉踉跄跄地站回到地上。

    一道爆炸的力量终于散尽,封尘喘息着停了下来,一只手紧紧地抓着的哈德的手臂,方才被掷出的工具小刀不知什么时候回到了年轻人的手中。刀锋闪着银光搭在老哈德的胸口上,刀尖在猎装的外甲上压出一道浅浅的凹痕。如此近的距离下两人再次对视,年轻的偷猎者眼白已经泛起了重重的血丝。

    “我调查过,你是莫林亲自指派的骑士团监事,在金羽城的骑士队伍里,算上莫林和骑士队长也只有五个人的地位在你之上,其中四个你都有的权力弹劾他们,参与决策更不在话下那场兽潮里无论死掉了多少平民,其中都有你的一半”

    封尘的呼吸颤抖着,声音压在仅有贴身的两人能够听见的程度,笼手和哈德的臂甲摩擦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声:“你却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我已经不是个孩子了,和从前一样的说辞,现在骗不了我”

    山菜爷爷的秘药让封尘昏迷了太久,醒来的时候一切已经尘埃落定。他知道那是老人的有意为之,不过却并不怪他在那种规模的兽潮面前,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无足轻重。哪怕是战力全盛时期的封尘也没有通天的本事,没办法顾及到每一个受灾村落中的每一个平民。以少年当时的状态,最有可能的结局就是连同自己的性命一起搭进去,当然,这也就意味着灾难发生的“真相”也一并焚毁在了里面。

    大概是知道少年不会就此甘心,被强行灌进了几大碗药粥之后,封尘赶往最近的村子的请求最后还是被神秘的老人允许了。叛逃猎人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村子口时,火光已经渐渐熄灭,绝大多数的怪物被火势吓退,村中只留下了弥漫着的浓重的血味和焦糊味,就像所有遭到袭击的村落一样唯一缺失的只有活人的呼喊声。

    村子嵌在安全狩区和猎场深处的分界线,常驻的仅有百余平民,却偏偏在兽潮的路线上首当其冲。唯一的驻守猎人以避让骑士团的名义暂时去往了城镇,小小的聚居区就彻底失去了唯一也是最后的屏障,仅凭着薄薄的雉墙和匆匆造就的陷阱,在野兽的血洗下大概连一小时都没有撑过去。

    “救下我的那位前辈,他曾经向工会骑士们呼吁过你们有四艘飞空艇,哪怕是暂时调出一两艘,简单地驱赶一下周边的怪物也好。你知道那些家伙说了什么吗他说你们不是猎人”封尘倏地将鼻尖凑到老猎人的脸前,鼻腔中喷出的尽是含怒的灼气,“哈德叔叔,你告诉我,你已经不是猎人了,是吗”

    “你早就舍弃猎人荣耀了吧连猎神的教诲也不管不顾了吧那你告诉我,在雪林村长大,和我同辈的家伙们,我们到底在景仰着一个什么啊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,封尘已经带着哭腔了。眼前的年轻人就像一头桀骜的幼兽,刀尖上传来的压力越来越重,哈德隔着铠甲都能感觉到锥刺的痛意。老猎人没有躲避,只是静静地听着,等待年轻猎人将积蓄了多时的怒火一口气发泄出来。

    连番的呼号终于耗尽了封尘的体力,直到年轻人开始轻微地颤抖,哈德才将手臂环过他的身体,轻轻地在他的背上停住。怀中的封尘已经比上次见面时高出了不少,声音和行止里带上了不少偷猎者才有的戾气。不过让哈德欣慰的是,他的眼神却一如年少时般澄澈,惹人怜爱。

    这样的孩子,从一开始就不该背上猎人的重责,无论是不是以雪山居民的身份。只有在这点上,老猎人从未怀疑过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“这两年来你受苦了。”哈德心潮涌动,呢喃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工会在国境附近接收了一批火山地区的灾民,大都是从偷猎者的聚居区里逃出来的。在安置他们之前,需要骑士团前去逐一审查。听到难民们一个个都在念着猎神的名号,我就知道是你”

    “关于骑士团的事情,我一个字都不想再听到”封尘才刚刚安静了些,突然一把将哈德远远地推开,怒目望向老猎人。工会骑士拥有跨境追捕的权力,一旦有足够可信的情报,可以开着飞艇赶去大陆上任何一个角落,并获得本土工会分部的无条件支援。这是在莱恩也鲁已经封锁的现在,哈德能出现在翡翠之塔的原因,同时也是骑士团能够横行大陆的依仗。

    老猎人尴尬地住了口,面前的封尘胸膛剧烈地起伏着,望向自己的眼睛一如既往地冰凉。这种失望的神色他在漫云的身上也见识过,这样的眼神不接受解释和推诿,哈德也不打算如此做,他正色道:“尘小子,我这次来不是为了请求你的原谅,你你们,可以永远都不原谅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接到了一份关于鬼怒间火山和古龙种的情报,里面特意提到了你,这才从金羽城一路赶到边境来。”老猎人恳切地说,“如今的翡翠之塔上危机四伏,你不能继续待在这片猎场了。跟我回去,只要出了莱恩也鲁的国境,你想在哪里下船都行。”哈德的拇指向背后一扬,“如果担心那艘飞空艇的话船是我私自开出来的,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工会骑士了。”